Category Archives: 人物側寫

[ 記錄文 ] 2018.10.01-小創客們的驚奇之旅(二)—— Maker faire NYC,我們來啦!!

在顏椀君、李瑞婷、林毓琇、李國弘四位老師,以及多位師長、夥伴們共同努力下,新北市立板橋高中國際創客交流團已第四年成行!今年的國際創客交流團,人數幾乎是已往的三倍;行程新增美東線,橫跨兩個州;並要帶領學生們專題發表及自助旅行。雖然,顏老師與夥伴們有時會覺得過程真是「累到爆」!但每每看見參加學生的收穫、成長,心中便覺安慰,更獲得繼續舉辦交流團的動力。現在,就讓我們透過顏椀君老師的文字和照片,一起跟他們來趟跨出人生舒適圈的國際創客交流吧!

作者

顏椀君

圖片

顏椀君

說明

文字、照片皆來自顏椀君老師的臉書貼文,感謝授權,特此致謝!

Day 5——Maker Faire NYC part 1

我總是覺得每個國家、地區的Maker Faire,都某種程度反應了那個國家、城市的特色。美國舊金山的Maker Faire Bay Area,因有著車庫文化、矽谷的高科技產業聚落、內華達州的Burning Man,因而成為Maker Faire的發源地,規模也是最大。

 

紐約雖為Maker Faire三大旗艦點之一,但這座城市一直有著高速流動、藝術、實驗、創新的特質!因此,這裡的maker們也有著他們特別的呈現。

 

NYC Maker Faire的第一天,我們讓學生盡情在園區中參觀,同時準備明日要進行的發表。在紐約科學教育館及其園區內舉辦的Maker Faire,有著諸多關於科學、太空、STEAM教育的整合性作品,雖然沒有像在舊金山,有如此多科技大廠的資源和參與,卻有非常多令人驚艷的Prototype!我們非常喜歡紐約科學教育館與Maker Faire相互輝映後,呈現出的展場氛圍!

 

這一天結束後,旅館內的餐廳,成為學生夜間準備成果發表的工作區。英文老師忙著協助英文解說發表的內容,其他老師也在進行最後程式、機電問題的排除和救援。兩位技術指導的老師們,一路陪著學生Debug到凌晨三點,期待明天成果發表一切順利!

圖1

 

圖2

 

圖3

 

Day 6——Maker Faire NYC part 2

今天的重頭戲是學生們的上場分享。四年來,我們沒有租用或申請任何固定攤位,就讓學生們帶著作品,與其他熱情的maker們一樣在園區中穿梭、分享。其實對十六、七歲的孩子們來說,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我們才會在正式分享前,給予他們許多學習任務,讓他們觀察自己最喜愛的互動方式、作品,也去看看與他們年齡相仿的人,如何實踐所謂的maker精神。

 

要讓孩子們把自己的作品理念,轉換成自然交流的英文,是個極其挑戰的學習歷程。儘管到了每天晚上的分享會已疲憊不堪,但老師們還是各司其職,陪伴著學生修改著英文的語句、分享的技巧、與人互動的方式⋯⋯等等。雖然在每個當下,我們總是覺得不夠完美,但當這一天終於來臨,聆聽著孩子們對一整天所見所聞的分享,我們驚喜地發現,他們正飛躍地成長!

 

沒有攤位就想辦法自己找攤位;沒有工具就自己找人救援⋯⋯。透過孩子們的眼睛觀察、親身分享,我們相信,他們會更加理解,要能達到真正的make for fun,一路走來只有認真投入學習,享受創作時的孤寂,以及面對關關難過關關過的挑戰,才能在最後享受作品分享給眾人時的喜悅。

圖4

 

巧遇Maker faire創辦人Dale Dougherty!(哇)

經過與Dale簡單地交流,體會到每年在全世界的不同城市,參與這樣的盛會,或許促使我們多點思考:是什麼讓彼此在此相遇、相識,並願意帶著學生們飛越千百里路,只爲make for fun的信念!

圖5 顏椀君老師與Dale Dougherty

 


 

接續本文後,將有更多來自顏椀君老師,關於這次國際創客交流團的第一手分享!請讀者們持續關注CAVEDU教育團隊的技術部落格,謝謝。

 

備註:若想購買創客相關產品,歡迎洽詢機器人王國商城。

 

相關文章

[人物採訪]2018.06-學程式設計恐讓學生沈溺3C?香港資深機器人玩家Keith以機器人教育多年經驗回應⋯⋯

紀錄撰寫採訪:曾吉弘

文字整理:宗諭

紀錄攝影曾吉弘
受訪者香港資深機器人玩家Keith訪問地點香港
訪問時間

2018年6月份

  6月上旬,教育部課審大會審查科技領域課綱時,媒體報導,有課審委員擔憂,上太多科技領域課程,恐怕造成學生3C成癮。(新聞連結:https://udn.com/news/story/6898/3190419?from=udn-relatednews_ch2

 

  對此看法,香港資深機器人玩家,也是在地Maker教育實踐者,Keith Yung(翁永陽)接受CAVEDU教育團隊專訪時指出,若小朋友迷上寫程式,他覺得蠻好的,因為那是在學習新技術;但若迷上電玩遊戲,家長或許需要協助孩子正確地玩。「我在教導學生製作機器人時,我不會直接給他們一台組裝好的機器人,這樣他們就只知道玩機器人。如果我不把機器人組裝好,學生想玩就必須自己動手組裝,他們就會學習到如何組裝,機構、電力以及如何透過寫程式編輯機器人動作⋯⋯等等。」Keith清楚說明自己的理念。

圖1 香港資深機器人自造者Keith

 

  Keith坦率地說,對初學機器人的學生而言,機器人包括的領域相當寬廣,要學習電子、機械結構、產品設計、工程⋯⋯等等。學生剛開始不需太專注於單一領域,而是一步步慢慢學,例如,這次製作了一台機器人,就先學習機械結構;下次再製作另一台機器人,便學習如何設計。

圖2

 

圖3

 

圖4 Keith相當重視機器人的機械結構(圖3、4、5)

 

  在學習過程中,初學者會遇見許多問題,最重要是學習解決問題。若學生要求自己第一台機器人就成功,「對不起,這是不太可能的!因為沒有事物是只學一遍就學完的,許多事物、科技都會持續不斷進步。」Keith直言。若學生對電子有興趣,便可繼續深入此領域;而另外一位初學者對機械結構有興趣,便可繼續深入,慢慢會把所學結合在一起。

 

  在香港,近兩年因主管機關大力推動STEM教育,許多家長開始理解小朋友為何要學製作機器人、寫程式、電子電路⋯⋯等等。對於社會風向的改變,Keith表示,香港的教學風氣其實跟台灣差不多,也十分重視升學、考試,升學壓力甚至不比台灣低。而課餘時間,香港的學童過去多半選擇學習鋼琴、跳舞、吉他等樂器,提升人文藝術方面的素養。因香港沒有本地的工業或製造業,過去家長並不清楚孩子學機器人之後可以運用在什麼地方。「就像這幾年很流行的Maker,在香港,剛開始大家也不太清楚這是什麼,但這幾年,已經有許多人知道Maker是什麼,但香港人原先認知中的Maker是創客,跟創業有關,但近年方向已有所改變。」

 

  然而,在Keith的認知中,Maker只有一小部分跟創業相關,但最主要是一股喜歡去做些什麼的動機,例如模型。因為Maker這個名詞涵蓋了許多領域,只要喜歡動手做些什麼,應該就是Maker了吧。只要參加過Maker Faire的人,慢慢就會理解,其實Maker這個領域,包含許多不同類型的自造者。本周末就是香港Maker Faire,歡迎到Keith的攤位來玩機器人喔!

圖5 鋼彈熊

 

圖6 Overwatch 女孩(圖5、6 都是3D 列印,再進行後製加工的作品。)

 

  所以,Keith就是一個深具熱忱、自造機器人的Maker。「要是有一些製作機器人的想法,最終真的能夠實現的話,這是令我感到最快樂的事!」他透露。但這一路走來,也是有辛苦的時候,例如,「如果在製作機器人的技術上碰到一些目前無法解決的問題問題,那會讓我想很久,會比較辛苦。」

圖7 Keith超級熱愛製作機器人

 

  對Keith而言,最難克服、最大的門檻主要還是寫程式。因為寫機器人的程式不是很容易。因此他現在用的電子線路板,其實是不用寫程式的,「我用最簡單的方式控制機器人,因為很多人要玩機器人,不知道如何寫程式⋯⋯所以我請一位好朋友設計不用寫程式的機器人,方便機器人玩家使用。」而這種方式稱為教導模式(Teach Mode),就是把馬達拉至機器人操控者想要的角度,伺服機的角度會自動讀回來。

 

  現今多數機器人都是有電力才會站立起來,但如果不供電也希望機器人能站起來呢?Keith說不需要什麼都靠馬達,也可以透過機械結構達成,使馬達壽命可以更長,這是Keith目前努力的方向。當然,他更期許:「我可以一直、一直製作機器人⋯⋯。」

圖8 Keith希望可以一直製作機器人

 

相關文章

[ 人物採訪 ] 2018.06.03-終極追緝:機器生物兵團與首領機甲人形師——林益成

紀錄撰寫宗諭紀錄攝影照片、影片全部由機甲人形師林益成提供
受訪者林益成訪問地點三重堤外河濱公園
訪問時間

2018年6月3日09:45 – 10:30

江湖上近來有傳言,人稱「機甲人形師」的林益成,正傾力打造機器生物兵團,準備透過機器生物兵團的力量,一统江湖,勢必又有番腥風血雨⋯⋯。

 

  以上純屬虛構。但「機甲人形師」林益成與它的機器生物兵團可是真人真事,每週日上午,他都在三重河堤外的河濱公園,與一群同好固定在此玩遙控飛機或飛行器。至於機器生物兵團,林益成除了親手製作之外,還時常帶著它們四處參加活動、展覽呢!

圖1 機甲人形師林益成

 

 

圖2 林益成親手製作的機器生物

 

圖3 在活動中,林益成積極推廣他的機甲生物。

 

鋼彈模型 成就「機甲人形師」稱號

  也許讀者們感到好奇,為什麼林益成被稱為「機甲人形師」?原來,鋼彈系列一直是他最喜歡的機器人動畫劇集,其中最喜愛的駕駛員是「紅色彗星」夏亞,在夏亞的一系列座機中,林益成最喜歡的是沙薩比,而他也終於在2007年時入手,並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塗裝。也正是在這過程中,「機甲人形師」這個名字首度出現在林益成腦海中,他也相當喜愛這個名稱,慢慢地,「機甲人形師」就成了他獨特的代號。

圖4 鋼彈沙薩比

 

耳濡目染 動手自造嗜好受父親影響

  除了鋼彈模型外,中國結、摺紙、串珠、遙控航模⋯⋯等等都是林益成的興趣。讀者們看出這些興趣背後的共通點了嗎?就是都跟動手做、自造有些關聯。「我小的時候,爸爸從事水電的工作,常常自己動手做一些事物,我還蠻崇拜他的。」或許,正是在這樣耳濡目染之下,林益成也充滿著動手自造的熱忱。

 

  現在,除了本身的工作外,林益成花費相當多時間和心力,打造專屬於他的機器生物兵團。為什麼他會想製作機器生物呢?因為林益成對於製作機器人有很濃厚興趣,但由於製作機器人需要更高的技術能力,目前他仍在學習的過程中,所以便先製作機器生物,滿足自己動手做的癮。

圖5  林益成目前已快要製作20隻機器生物

 

機器生物 打造起來有許多獨家技術

  打造一個機器生物需要哪些步驟、過程呢?林益成表示,首先要清楚知道自己要做什麼生物,例如螳螂或甲蟲;接下來相當重要的是進行特徵描述,也就是了解要製作的生物,在外型上有何特徵,讓人一眼即可辨識;開始製作時,先完成機器生物的架構,然後藉3D列印、雷射切割或一些塑膠瓶罐,打造機器生物的外殼。

圖6 利用雷射切割,製作機器生物的外殼。

 

  至於機器生物內部的開發板,林益成目前多半使用Arduino Nano,主要原因是它的體積比較小,足以符合機器生物的尺寸。但他也有用過聯發科技的LinkIt 7697開發板,搭配馬達驅動板Robot Shield

 

相關影片:

 

  機器生物也具備遙控的功能。這部分,林益成採用的是家用電玩遊戲機PS2的搖桿。為何不透過手機遙控?「因為我比喜歡實體搖桿的手感。」林益成強調,也不經意流露出他身為玩家的堅持。另一個問題是,手機跟機器生物內的開發板,主要是透過藍牙裝置溝通,那PS2搖桿是用何種方式遙控機器生物呢?林益成說:「其實,針對PS2搖桿,已經有資深玩家們開發出通訊協定,可透過通訊協定讓PS2搖桿與機器生物內的開發板連通。」

圖7 小朋友運用PS2搖桿,控制機器甲蟲。

 

  接下來,將會有更多的機器昆蟲、機器妖怪從林益成手中誕生。下次參觀Maker Faire時,若在現場看到機器生物,記得去跟它們的Master——機甲人形師打聲招呼喔!

圖8 軍容壯盛的機器甲蟲大軍

 

相關文章

[ 報導 ] 2018.04.17-「盼望人人都學得起機器人教育」 熱血教師劉俊民守護偏鄉 化身孩子的「金剛」戰士

紀錄撰寫宗諭紀錄攝影照片皆由劉俊民老師提供
受訪者劉俊民老師訪問地點劉俊民老師上課教室
訪問時間

4月11日下午2:30至3:30

「如果孩子家裡經濟有點狀況,只要有心、認真,就算暫時沒有交學費,還是可以來上課!」

這是訪談中,綽號「金剛」的劉俊民老師親口對小編說的話,在今日偏向功利的社會中,真的是十分難能可貴!

為什麼金剛老師願意無怨無悔投入偏鄉的機器人教育?

金剛老師如何運用方法和技巧教導小朋友?

金剛老師又是如何教導「程式教育」?

一起來看一看這篇文章吧!

歡迎轉載、分享。


「我期望有一天,台灣人人都學得起機器人相關教育。」被學生、朋友稱為「金剛老師」的劉俊民,娓娓道出心中對於機器人教育的熱忱及願景。

劉俊民(左)、劉俊金川兄弟同心投入機器人教育。

圖1 劉俊民(左)、劉俊釧兄弟同心投入機器人教育。

在尚未投入教學前,劉俊民的工作是販售教具的業務,但因爲業務也要會教導客戶如何使用教具,於是,他就從教客戶開始,一頭栽進機器人教育的教學,而這一栽就是15個年頭。

家教老師 影響深遠

投入教學或許因著一些契機,但其實在金剛老師的內心深處,老早、老早就懷抱著一股對於教育的熱忱。「國中時期的家教老師對我影響很大!他常陪著我寫功課到很晚。」國中階段的金剛老師很努力、認真,學校老師分派的作業,他每題皆完成且從未遲交,然而在班上的名次卻總是倒數,使他挫折感非常大。幸好,這位家教老師以熱忱把金剛老師拉起來,讓他並未因課業不佳而失去自信、迷失自我。

在屏東的偏鄉,教導孩子們龍舟機器人。

圖2 在屏東的偏鄉,教導孩子們龍舟機器人。

偏鄉孩子 需要舞台

正因對那位家教老師的感念,金剛老師除了在都會區教機器人,更願意前往不少人視之畏途的偏鄉,指導那裡的小朋友。他認為,居住在偏鄉的小朋友其實能力並不會輸給在台北的學童,「他們需要的是舞台,所以我很樂意出錢出力幫助他們,擔任他們的技術指導。」

偏鄉小朋友需要的是舞台

圖3 偏鄉小朋友需要的是舞台

所以,金剛老師時常帶著偏鄉的學童,四處參加比賽、科展及活動。在參賽過程中,不只金剛老師付出心血,他亦深刻感受到學童對於他所付出的時間與資源的珍惜。因為,參加機器人比賽,多半需要參賽者自己設計電子電路和機器人結構,而這些孩子大多沒有相關的學習背景,所以就必須要排出有限的時間進行練習。「我們往往只有3到4天的時間可以練習,但我實際感受到的是,這些孩子往往把這麼短的時間當成好像是3到4個月來用,甚至熬夜練習也願意!」金剛老師感動地訴說。

小朋友們分外珍惜老師的付出圖4 小朋友們分外珍惜老師的付出

國際競賽 鍛鍊能力

  帶領學童參加過許多活動、科展及比賽,金剛老師印象最深的是「RCJ國際賽(RobotCup Junior)」。因為在比賽前,每位參賽者都需要進行面試,與面試官討論自己的作品,以及製作機器人的種種過程。而在RCJ的比賽中,每位參賽者的機器人皆必須獨立設計完成,機器人的程式需要自行編寫,不會有以改造現成機器人成品參賽的情形發生。所以,學童製作機器人的能力,可以在此得到非常好的鍛鍊。

除了訓練製作機器人的能力外,RCJ國際賽中還存在一個Super team的競賽制度,也就是由不同國家的參賽者組隊互相PK。「在參加Super team的過程中,他們要學習公關與談判的能力,不然有可能會被不同國籍的同隊隊友派去當犧牲打的角色。」金剛老師指出。也正是在這樣的機會中,台灣孩子較不擅長的與人斡旋、協調、簡報等能力,得到很好地學習。

「我不把贏得比賽放在第一位,而是要訓練孩子們解決問題的能力!」例如,在RCJ國際賽中,因手邊不會有備用零件,如果機器人在比賽過程中故障了,就需要學童充分發揮解決問題的能力,排除故障,繼續參賽。「不只是解決問題,更是學習如何過生活。」金剛老師強調。

RCJ機器人比賽,台灣選手奮力一搏。

圖5 RCJ機器人比賽,台灣選手奮力一搏。

富有熱忱 更需方法

富有教學熱忱的金剛老師,亦非常重視教學的方法與技巧。例如,如果要教幼兒機械結構,不易理解的術語完全派不上用場。這時候,就需要用到好玩又實用的教具輔助,像是戰鬥陀螺;又比方,用橡皮筋跟小朋友講動力,就可以教他們自己製做竹筷子槍,不僅好玩而且容易學會艱澀的理論。「跟小朋友講東西,真的是要用日常生活中的例子或方法才行。」金剛老師分享切身經驗。

金剛老師兄弟自己開發的教具

圖6 金剛老師兄弟開發的教具 (左邊的科學魔法車除外)

程式教育 運算思維

近年來很夯的「程式教育」、「運算思維」,在金剛老師的教室中亦有教授。小學三年級前,主要是運用樂高積木教具、「慧魚工程積木(Fischertechnik)」來教小朋友;小學三、四年級的孩子,主要就是用「Scratch」——這個由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終身幼稚園組開發的電腦程式開發平台——進行教導;而小五、小六的學童就更進階了,運用美國微軟公司開發的VB(Visual Basic)語言,教他們學習寫程式。

兄弟兩人設計的格鬥機器人

圖7 兄弟兩人設計的格鬥機器人

一路走來 始終用心

15年來,劉俊民秉持初衷,用心帶領每一位他教導的孩子。他甚至在訪談中表示:「如果孩子家裡經濟有點狀況,只要有心、認真,就算暫時沒有交學費,還是可以來上課!」正如同綽號一般,劉俊民透過他的熱忱、用心及專業知識,幫助孩童學習製作機器人,甚至走出更寬廣的人生路。他,可說是名符其實、守護孩子的「金剛」戰士!

備註:本文照片皆由劉俊民老師提供。

[ 賀! ] CAVEDU教育團隊謝宗翰錄取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生物機電組

撰寫/攝影  謝宗翰

錄取信看了好幾遍, 也過一天了, 剛剛也回信說要去唸了, 所以應該是沒有懸念正式錄取了(學校有時候會出包誤發錄取信,今年哥倫比亞有發生 我在念 CMU 的時候學校也做過這種事)

所以我可以大聲說我錄取拉 – MIT Media Lab Biomechatronics Group (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生物機電組)

Media Lab 目前有 27 個組,每個組都做非常不同的研究,有教育、神經科學、攝影/光學、都市計畫、表演藝術、社會研究、社群網路…等等。由於每個組都很不一樣,所以在申請的時候是針對實驗室申請,不是先經由招生委員會篩選錄取後再選老師 而老師可以直接決定要不要收人。只要申請上了就是全額獎學金,不過也是因為這樣,他們不直接收博士生,所有人都要從碩士開始念,已經有其他學校碩士的人經過一年後可以在老師同意下轉博士,這也是我之後的目標。

我錄取的生物機電組主要研究是仿生義肢、輔具、生物力學、肌肉骨骼系統以及神經科學。我之後的指導老師是 Hugh Herr。

He is my hero.

Hugh Herr 年經時是一位運動員,是個攀岩好手,他對攀岩有極大的熱情,年紀輕輕就已經有許多紀錄,頗負盛名。然而在他18歲那年冬天,他與好友在攀登華盛頓峰的時候遇到暴風雪,在-29度的低溫中被困了三天,當他們被救下來時,他因為嚴重凍傷所以雙腿膝蓋以下被截肢。然而,因為他實在太喜歡攀岩了,而他覺得當時的義肢都無法讓他重回山嶺,於是在出院後他就開始幫他自己設計特製的義肢,這些義肢可以卡住岩縫,提升抓地力,還可以讓他隨心所欲改變身高。所以在山難後數月,他就又開始攀岩,甚至還有了更好的成績。但是這樣還不夠,他希望功能更強更好的義肢,他希望做出貢獻 – 當初救出他與朋友的搜救隊在途中遇到雪崩,其中一人因此不幸喪生,因此 Hugh 覺得自己有很重大的使命感。他從一個完全沒在念書,全部都拿 D的高中生開始奮發向上,在唸完大學後先後進入 MIT 以及 Harvard 完成碩士與博士,並在後來成為 MIT 的教授。他的團隊設計的義肢是世界上唯一有商品化的主動式義肢,由他創辦的公司 BionX 負責商品化。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不是一個特別天才的人,我大學前幾年的成績奇差無比,不是「好煩喔怎麼只有 90 分好爛喔,不過我都沒念拉呵呵」那種差,是,呃,真的很差。我被當了十次,其中九科是系上必修。我是一個要有明確目標才會好好努力的人。因為樂高機器人的關係,我很早就知道我喜歡機器人,不過那時候對大學科系沒甚麼概念,只知道反正盡力考高分上台大就對了。好在台大生機系跟機器人也真的是蠻有關係的,所以也沒有選錯。然而,我一開始對學校的東西真的是提不起興趣,也沒甚麼動力,那時候也沒有出國念書的打算,只要是我覺得無趣的科目我就完全放棄。那時候 CAVE教育團隊草創,在阿吉的邀請下我加入了團隊開始了不歸路(?)

雖然學校的課業幾乎完全沒有在顧,我的時間也沒有都浪費掉,在大一時就與阿吉合著了第一本用類 C 語言控制樂高機器人的書,之後的幾年我幾乎是跑遍全台灣(除了東部沒去過)到處教樂高機器人,從小學資優班、國中才藝班、高中老師培訓、兼職高中社團老師、四技科專研習、全國高中師資培訓、企業贊助研習都有。我們的教學也從單純的樂高到 Arduino、App Inventor…等等,也陸續寫了幾本入門書當作教學用途。當然學校的課業都沒顧是一件很不負責任的事,不過這在我大三進405實驗室後開始有了轉變。在 林達德 教授以及 An-Chih Tsai學長的帶領下,我開始找到學術上的興趣,也慢慢拾回課業的本分,從穿戴式步態感測系統到外骨骼機器人,我開始發現另一個不一樣的世界。

在大三寒假我在網路上看到了 Hugh Herr 的演講,是另一個重大的改變,這讓我下定決心要出國念書,也決定要加入他的實驗室。我因此延畢一年,多做了一些研究,發表論文、參加研討會,並去台大物理治療系修了很多課,像是生物力學、肌肉運動學、動作分析理論、高等生物力學等等,修到有教授以為我是他們系上雙主修的學生,並也因此認識了很多很棒的教授,得到了更多合作的機會。這讓我得到更多的自信,也累積了很好的作品集 (http://robinhsieh.com/)。雖然因為平均成績實在太爛連推甄生機所也上不了,我還是決定申請出國看看。

當然對國外學校來講,成績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個考量。我申請了CMU RI、Michigan ME、MIT Media Lab,最後有幸錄取了 CMU 機器人研究所。我的學位(MS in Robotic Systems Development)是一個就業導向的學位,所以他們在選學生的時候非常重視實務經驗,對成績相對要求沒有那麼嚴格,不會因為成績不好直接把人剔除(而且我的成績有呈現進步的曲線)。

我們的 program 資源很豐富,每個人都要做一個一年的小組專題。剛到 CMU 時我本來想說說不定可以換換方向,不一定要執著在義肢輔具或是人形機器人。沒想到題目清單中第一個就是仿生膝蓋腳踝義肢,指導教授則是 Hugh Herr 實驗室以前的 postdoc 大帥哥 Hartmut Geyer,當下二話不說就選了。同時也非常幸運有三位非常好的隊友,在我們四人合作無間下,最後順利完成了一個 functional prototype。那年暑假也得到 Hugh Herr 公司 BionX Medical Technologies 的實習機會,我實習最大的目標,就是要跟老師碰上一面並表明我想要跟他做研究。

然而,事情沒有我想像的那麼容易。因為 Hugh 是 MIT 教授,平常都在演講跟做研究,只有一個月會來公司開一次董事會,而且每次來都是非常忙碌。我在公司三個月第一個月只有辦法看到他匆匆的背影,第二個月在我跟主管的要求下短暫碰了一下面握了個手,然後他就在眾人擁簇下去測試公司新的義肢原型。第三個月,正值盛夏,公司辦了一個夏季沙灘派對,我在派對上跟 VP 說了我想跟老師做研究,VP 表示你就趁他來時直接把他抓住就對了。於是在我離開前的最後幾個禮拜,第三次董事會,我趁他出來的跟 VP 講話的時候走到他們旁邊傻笑了三分鐘,好不容易他們講到一個段落,VP才幫我正式介紹給老師,並讓我在會議結束後跟他在會議室面談…

「所以…你想來我實驗室?」

其實那時候我腦袋有點空白,筆電也沒帶,也沒印履歷,不過在過去三個月我幾乎每天都在想見面要講甚麼,公司所有我找得到的技術文件跟影片我也幾乎都看過了,還趁公司清垃圾的時候在主管同意下撿了超級多零件自己組了一隻 Hugh Herr 的腳。所以還是有辦法講一些東西,他還跟我討論了一些我能做的計畫。事後主管說老師對我印象很好,覺得我是個聰明的小朋友(smart kid),讓我心中充滿粉紅泡泡,後來在申請的過程中 Hugh 有幫我一下,且公司主管也幫我寫了超強的推薦信,讓我覺得自己一定穩上,因此馬上規劃畢業後就直接先搬來波士頓工作,還跟公司說我只要做三個月,學校申請也只有申請 MIT…

結果最後沒上。

收到拒絕信的時候我正在 LA 往波士頓的飛機上,剛要起飛,整個難以動彈。立刻刷卡買網路問老師問助理問學長問系辦。下飛機的時候下著雪,我因為從 LA 來懶得穿厚外套整個超冷,行李箱手把還斷掉…我一個人拖著超重行李在雪夜中行走,心中真的是無限寒冷。幾天後系辦回覆我,因為 Hugh 今年特休(教授七年休一年),系上其實沒有分配名額給他,所以他沒有收學生的名額(除非學生自己有 full funding)。好在我工作的 NuVu Studio 願意收留我,讓我待久一點,所以我就決定再重新申請一次。

我工作的地方很有趣,在 MIT 旁邊,是一個創新教育學校,這裡有設計師、藝術家、科學家、建築師、音樂家。大部分都是 MIT 的校友,有 Media Lab 博士、協助撰寫 NASA 火星好奇號導航程式的科學家(我老闆)、葛萊美獎音樂人等等,我們團隊只有十來人,但是非常多元,有敘利亞人、希臘人、台灣人(我)、土耳其人、台裔、印度裔美國人等。我們教國高中生設計以及創意思考,相對於技術,他們更重視學生如何思考,如何面對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並在探索問題的過程中思考各種不同的可能性。我們有一半的學生是來自跟我們合作的高中,一半則是獨立的學生,學生來這邊就是full time,並不是課後教育。在這邊與各種藝術家以及設計師合作才讓我了解我過去的思考模式是多麼的僵化與貧乏。一開始下班後我幾乎每天都跑去 Media Lab,希望可以再找老師提醒他一下我是誰,不過每次都撲空。最後在實驗室學長管軍毅的通風報信(?)下,總算是趁老師 meeting 時見到他並小聊了一下。

前幾個禮拜真的是非常緊張煎熬,因為老師實在是太忙了,很難聯絡到他,又在網路上看到說有人跟他正式面試,讓我每天都睡不著,寫 email 給他也都沒有回應。心中各種揣測咬手帕捶心肝,好在最後結果是好的,應該就是他知道我是誰看過我的資料所以覺得不用面試了。

從決定要進他實驗室到現在已經過了五年了,申請上學校其實真的不是甚麼重大的成就,真正的挑戰之後才要開始。這個過程我在起點跟中間都自摔了好幾次,所以才特別曲折,不過也讓我學到很多不同的東西。

要感謝的人真的很多,我會慢慢私下感謝。當然最感謝的還是爸媽,謝謝佳良兄,謝謝秋昭姊。沒有你們的各種支持,我不會有任何機會。

認真生活, and be nice to others. 不管在哪裡都會左右逢源。


-自謝宗翰臉書

Raspberry Pi 出版團隊小聚

本週四晚上,一群高手齊聚在北科大對面的伯朗咖啡,為了要討論Raspberry Pi 的中文出版計畫。

網路上已經有許多Raspberry Pi 的應用與相關介紹,您可以參考 Wiki的說明。 簡單來說它就是一台執行 Linux 系統的單板系統,體積就像一張名片一樣大。並支援USB、HDMI等規格。

超小體積、Linux 系統…   光就這兩點就會讓很多人躍躍欲試來發揮 Pi 的極限,網路上已經有相當多的應用:

Make 雜誌精選:2012 年度最佳 Raspberry Pi 專案

當天晚上見到了知名技術部落客前輩 Cooper Maa葉難,苗栗S4A高手范老師、Motoduino Dennis大哥還有遠從台中趕來的鄧老師與林老師,這完全是印證了「高手在民間」這句話啊,很高興可藉由 Raspberry Pi 這個 topic 引出這麼多人一同共襄盛舉。

就讓我們一起寫一本 Raspberry Pi 好書吧,希望能在下半年完工唷!

Dennis 在說明未來的 PiDuino 生產計畫,要讓 Pi 搭配他們家的 PiDuino 就能讓Pi 直接控制 Arduino 周邊

開會要有準備才會有方向,不會東拉西扯,大家都有備而來,兩個小時的會議就很順暢充實囉

教育性機器人論壇側寫

         昨天參加臺大生機系的舉辦的教育性機器人論壇時,美國喬治亞大學工學院教授 Chi Thai 博士向我們介紹了Ollo Bug套組,以及韓國出品的Bioloid套組。


         Ollo
bugbot
套組在結構上類似LEGONXT
mindstorms
系列,有許桿件、模板讓你自由拼接發揮,不過感應器、馬達的配備相對較缺乏,它可以沿黑線行走、偵查物件,甚至搭配遊戲搖桿進行無線控制。使用的程式類似C語言,有部分指令還圖形化便於上手。因為通常用於中小學等較年幼學生的機器人教育啟蒙,所以常見的成品多為昆蟲、小動物等等,十分可愛。例如下圖便為一隻色彩繽紛的蟑螂。



  
     Ollo But官方網站http://www.trossenrobotics.com/ollo-bug-kit.aspx

 


       Ollo Bug做相撲機器人對戰影片http://www.youtube.com/watch?v=ZpRMsdcrrrE

 


 

         除了Ollo Bug外,教授還介紹了韓國出品的Bioloid系列,這邊附上演講會場的展示品照片。



     (這隻用Bioloid套組做的小狗,搔牠下巴時會興奮地甩頭;另外可識別拍手次數分別作出坐下、趴著等反應)




Bioloid英文官方網站http://www.robotis.com/xe/bioloid_en


2012開放式硬體機器人競賽

CAVE 新血:雨錡的 2012 開放式硬體機器人競賽參賽心得:     

上週日參加2012開放式硬體機器人競賽,看到了各式各樣的創意。因為這次比賽規定不能用NXT主機,所以各組的機構也不僅僅侷限於使用樂高積木,真的是令我大開眼界。這次的題目同樣是套套樂,但跟WRO競賽不同的是,大家不再只使用可以夾住框框兩側的夾子,有人做出如同升降梯一般的齒條組,也有人使用一根鉤子就可以準確地完成任務。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一組,用木工做出他們想要的滾輪,如下圖(咖啡色部分為木塊,木塊圓形部分外圍為泡棉。):



        當框框(圖中藍色框框)進入兩輪中間,兩輪便如圖往上轉,藉由外層瓦楞紙將木塊卡在兩輪中間並舉起,到達要套的柱子上方便可以很精準的套進去。雖然用德國製使用卡榫相連接木塊的那一組做的齒條升降機也令人目不轉睛,但我覺得這組自製的木製齒輪組,很有創意發想的精神。他們這組感覺並不是為了比賽而比賽,而是為了解決問題而尋找各種可能性。

        做機器人是為了使我們的生活更便利,而不是為了做機器人而做機器人,在這次的比賽當中,我看到了不同於WRO、鼓勵大家創意發想的精神在其中。每個人都為自己做的機器人感到驕傲,因為它已經不只是一樣比賽的工具,而是自己創意的精華呈現。而當有組別在完成任務的過程中,全場的人都會為在場上的機器人加油,各組比較像是互相觀摩學習,而不是競爭、敵對的的關係。除了前面提到的德國積木及木工的齒輪之外,我也看到了前陣子在Robocon雜誌上看到的兩組零件配件,這次參賽真的很值回票價!

        這次比賽遇見很多對機器人真正有熱誠的人,讓我有想更加努力的衝勁!這次比賽辦得超成功!

MAKE精神 – 筆記型電腦螢幕排線DIY

本周四, 某位CAVE夥伴的筆記型電腦螢幕突然整片都變成了紅色, 橋到某個角度時又會恢復正常。這時我已經建議他趕快拿去修理了, 只看他拿起螺絲起子, 刷刷刷一下子就把整片螢幕拆下來。 找到是某條線接觸不良之後, 他又問說”有沒有銅線可以借他?”   說著就從平常玩Arduino的配件包中找到一條電線…

由於不知道這條線的電阻到底是多少, 說不定愈弄愈糟…   我還是勸他”快拿去修吧…“, 他依然決定要自己試著接線看看。 過了30分鐘之後, 他很得意的說他搞定了。螢幕經過他的巧手之後又恢復正常了。

這應該就是MAKE精神吧, 奮戰到底終究成功的感覺真的很棒!!

這個MAKER是誰勒?   就是[機器人程式設計與實作:使用Java]的作者, 祥瑞啦! 今年建中畢業之後免試進台大資工, 真厲害。(快趁機買一台新的吧!!)

附上拆光光的NB照片一張唷

CAVE團隊彥佑老師的寒假營隊心得

兔年即將到來, CAVE祝大家兔年成績/業績都三級跳唷!  CAVE blog 過年是不休息的, 會持續更新相關新聞以及研發成果, 請大家 keep tracking~

寒假營隊接近尾聲, 這是CAVE新血老師 – 彥佑老師上完動力機械班營隊的感想。培訓新人不容易, 要找到合適負責又有教學熱忱的老師更不簡單。彥佑老師即將進入碩士階段, 希望在繁忙的求學過程中還是要保持玩心唷! 這是機器人老師們的共通點啦, 至少CAVE是這樣囉!

===========================================

一早

打開電腦在整理這一週的相片

感覺時間真的過的好快喔

短短一週一下就過了

雖然寒假營隊有一半的小朋友開學還會見到

不過總是會有幾分感傷!!!

也有一點點的不捨

今天身體狀況很差

但是看著小朋友臉上總是洋溢著笑容

就是讓我不斷撐下去的動力

很喜歡這群小孩

這種喜歡的感覺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最後一天

不再動手做東西

讓小孩盡情的享受

遙控車真的不是很好控制

不過小朋友仍然努力的完成我們所設立的關卡

順利的完成關卡的喜悅感

小朋友的臉上都一覽無遺

中場休息時

小朋友吵架被園長抓去罵

小朋友都哭了

讓我有種心疼的感覺

但是卻也不能夠做什麼

只能在事後好好的再跟他說

後來下半堂課

連園長都一起跟小朋友參與遊戲

可以看的出來大家都是童心未泯>”<

可是我就是喜歡保有這樣的赤子之心

大家也都玩的不亦樂乎

最後的時間

是發送小禮物的時間

這次很細心的挑過禮物

雖然不是什麼很精美的禮物

可是這次小朋友終於都很滿意的收下了

邊發禮物邊問小朋友

最喜歡哪一堂課

說的都是自由發揮的課

讓我覺得非常的訝異

果然小朋友的創造力都是無限了

只要有一點點基礎概念

就能發揮無窮的想像力

當然這樣的結果

真的就是我最喜歡得到的答案!!!

雖然

這次營隊的就這樣結束了

不過小朋友看的出來已經深深的喜歡上這個課了

這真的是身為一個老師才能感受到的驕傲

不論是有沒有機會再教到平時沒上我的課小朋友

我都覺得我真的做的很棒!!

小朋友們也都做的很棒很棒很棒^^

有緣再見嚕

寒假營隊!!!THE END!!!

到義大利一趟如何? Daniele Benedettelli


http://robotics.benedettelli.com/  <- Daniele Benedettelli官方網站

這位Daniele在LEGO MINDSTORM界可是響噹噹, 因為他的解魔術方塊機實在是太有名了, 就像當年很有名的葡式蛋塔一樣, 大家永遠只記得第一個, 第二名是誰已經不重要了。

想不到世界這麼小, 在Juan Antonio (leJOS 開發小組, CAVE Java Book作者) 的推薦之下, Danny要加入CAVE的新書出版計畫了!!

在想不到更好的書名之前, 還是叫做 Supreme Lego NXt Robot with Java Programming。 本書預計年底定稿, 書的大綱近日會公布, 敬請期待 CAVE 的第一本國際英文機器人書, 幫我們加油吧~

回顧一下Danny的魔術方塊機:

Download:

FLVMP43GP

湯湯老師小檔案

 

湯湯
海洋大學 航運管理研究所 碩士
經歷:
   現為CAVE機器人團隊專業講師
   國立台灣科學教育館  空氣動力班 講師
   台北市青少年育樂中心 動力機械班 講師
   MPM數學        動力機械班 講師
風格:
   親切有耐心,能對學生進行個別指導, 並能引導學生從實做過程中發現問題、一同探索問題、與解決問題的能力。
照片請到團隊介紹裡看唷~

 

酷酷兄弟 – 大緯小維


大緯小維這對兄弟檔很可愛,當他們的老師真的很幸福。

哥哥上課表現很棒,通常是第一個完成所有挑戰任務; 弟弟則是喜歡將每次上課的作品都改造成自己喜歡的樣子,雖然常常花很多時間在拆拆裝裝,但這股挑戰精神值得嘉獎。

第一張照片是去年12月在東南技術學院舉辦的機器人競賽時所拍的,小維的表情是不是很專注呢!